中文             English

咨询电话:0539-2658177

版权所有 © 临沂外国语学校      鲁ICP备12012482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临沂

联系我们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经开区香港路与沈阳交汇西北300米

电话:0539-2658177

 

手机版网站                            微信公众号

>
>
>
【临外战“疫”征文】高一地理组 孙超:老张头

【临外战“疫”征文】高一地理组 孙超:老张头

浏览量
【摘要】:

老张头

壹.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许浑

深夜,黑云压城,苍穹之上黯淡无光,像极了威廉·考尔巴赫的作品《耶路撒冷陷落》。

我蜷缩在我卧室的床上,玩着魔方,心不在焉。听着外边凛冽的寒风,心里却还在想父亲为什么还没回来。

隐隐传来楼上的老张头的咳嗽声,可能一到冬天,年龄大的人都会感觉到明显的不适吧。我自己思忖,继而就听到了父亲开门的声音。我嗖的一声蹦起来,摁开灯,看到父亲身上居然已经落上了雪花。没等我开口问,父亲一边拍打积雪,一边嘴里嘟囔着:等这雪真下下来了,老张头咋下去值班?

我一愣,接话道:你们忙啥呢 

父亲道:从今天开始,小区里业主们自己私底下排了班,准备主动去门口站岗,配合物业执勤。也算是为咱们小区做做贡献。我点点头,刚准备说啥,听到了楼道里老张头下楼的声音。我随口问:我张叔也去门口值班吗?

父亲拿下帽子,弹了弹雪,又吹了吹,幽幽地说:不,他得去城北广场。

我顿了顿,没再说话,转身回到了卧室。临了,却听到了父亲的叹息声。

 

贰.我们的脚正在走向我们自己选定的终点。----米兰·昆德拉

老张头实际上并不老,个子与父亲相仿,年龄上也是相差无几。只是因为老张头是我们这边的片儿警,整天风里来雨里去,显得比常年坐办公室的父亲沧桑不少。明明是我父亲年长小半年,但是父亲总喜欢开玩笑管老伙计叫张哥。久而久之邻居们也都习惯了。父亲年前退休,而老张头因为生日的原因需要到今年阴历三月才退。父亲退休时单位还组织了欢送会,回来的时候在楼下碰到老张头,老张头还戏谑他,嘴笨的父亲拗不过,好说歹说等老张头退休的时候一定请他喝一回25年赖茅,老张头才放过了他。

老张头的独子是医生,被老张头逼着写了请战书,一头扎进了ICU,临走前来告别。张婶也直说不碍事,真有啥需要帮忙的还有你楼下大爷,你就安心上前线就行,我们一定是合格的医生家属啥的一大通。张哥一咬牙一跺脚撂了一句,让我爸注意脑血管,好好吃药便噔噔噔下了楼。老张头好像根本没当回事,天天溜达着去上班,就连父亲平时都是一天也见不着一面。

 

叁.那些遗忘我的人,足以建成一座城市。----布罗茨基

天亮了,雪后的阳光特别耀眼。正当我还揉着眼睛在被窝里纠结着吃啥的时候,楼道里突然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紧随着就是父亲拿钥匙开门,钥匙却掉地上,又被捡起来的声音。可是父亲还是在拿钥匙找锁孔,没打开门,我便呲溜一声闪到门口打开了门。父亲与我四目相对,道:快跟我走,你张叔出事了。

我愣在那里,感觉到极度的不真实。我脑子里还萦绕着昨天晚上老张头熟悉的咳嗽声,想着老张头黑瘦的笑起来像花一样的脸庞。父亲拍了一下我的脸,快点收拾一下,去医院。我点点头,穿衣服,穿鞋,脑子里全是搬到这个楼上这小二十年,和老张头楼上楼下的漫长时光。

我们火急火燎的奔往医院的路上,我才听父亲说起事情的来龙去脉。据老张头的同事介绍,原来老张头昨儿晚上值班的时候,因为后半夜路面结冰,值守在路口的他被路上打滑的车辆剐蹭到了,头摔倒了路沿石上。父亲的脸上有两道干涸的河床,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倔强的父亲当众流泪了。或许他确实是坚持不住了,就仿他佛已经知道了结局。

父亲血糖一直偏高而老张头的问题在脑血管,他俩坐一起的时候经常揶揄对方。你不能吃糖来着,你也不能喝酒!谁曾想这么这么个老伙计竟然在今天突然出了事。我理解父亲,默默地递过去了一条手帕。

 

.天空不留下鸟的痕迹,但是我已飞过。----泰戈尔

等我们到了医院,我们最终没有勇气推开那扇紧闭的门。张婶站在那里,趴在门上,没有撕心裂肺,只是默默地站着,任脸上的眼泪划过。而此时,张哥还在医院前线奋战,张婶也没有让家里人通知他。我和父亲也默不作声地,站在走廊里,空气中弥漫着来苏水和悲伤的味道。张婶瘦削的背影像褪了色的石膏像,一动不动。我甚至连呼吸变得微弱了,以至于我都不知道过了多久。

终于我们没能见到老张头最后一面。张婶和医院交接单据的时候我帮她跑腿,父亲则去到了刚刚张婶站的位置,也趴在那里,默不作声。一个还两个月就退休的老伙计,就这样再也回不来了。

等所有的手续办完,张哥忙了一天得到了消息也火速赶来。我和父亲与张婶告了别,徒步回家。

刚出医院大门,啪的一声,路灯亮了。我转头看父亲,父亲的眼里,仿佛这周边的华灯初上,波光粼粼。

 

.故人一别几时见,春草还从旧处生。---顾况

到了家,父亲一句话都没说。

我趴在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梦里又看到了老张头,坚毅的眼神,大檐帽下花白的鬓角,查暂住证的时候蹩脚的普通话和那个遇到邻居之后熟悉的笑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父亲来拍醒了我,来叫我吃饭,他的嗓子还是有点沙哑。

我走近餐桌,几块大白兔奶糖,两个二两的酒盅,一瓶25年赖茅。

我泪如雨下。

 

注:2月17日,笔者由新闻得知山东省荣成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六中队民警张建宾警官在执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检查任务时突遇交通事故不幸殉职,十分悲痛。在此借此文向所有牺牲在防疫一线的英雄致敬;向所有此时此刻依然奋斗在各条战线上的英雄们致敬。你们是国之肱骨,民族脊梁。有你们在,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我们必然能战胜疫情!

加油,武汉

加油,湖北

加油,中国!

 

                                 临沂外国语学校      高一地理组     孙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