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咨询电话:0539-2658177

版权所有 © 临沂外国语学校      鲁ICP备12012482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临沂

联系我们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经开区香港路与沈阳交汇西北300米

电话:0539-2658177

 

手机版网站                            微信公众号

>
>
>
临沂大屠杀,我们不能忘!也不敢忘!

临沂大屠杀,我们不能忘!也不敢忘!

浏览量
【摘要】:

这段历史,
我们不能忘,也不敢忘!
从1931年到1945年
大半中国被日军践踏
930余座城市被占
4200万难民无家可归
日军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制造的800平民以上伤亡惨案173件
掳掠充当慰安妇的中国妇女超20万人
造成3500多万同胞伤亡。

△日军在南京将中国青年作活靶练习刺杀

 

飞机轰鸣 火光冲天

时光飞逝 恍若昨日

81年前,

1938年4月21日(农历三月二十一),

日军板垣师团攻陷临沂城,

之后大肆烧杀,共屠杀平民2840余人,

制造了惨绝人寰的临沂血案。

史称“临沂大屠杀”。

本次刊登的照片均为侵华日军所拍,

是临沂大屠杀的鲜活罪证。

被炮火推毁的临沂城门

临沂大屠杀的主凶板垣征四郎(中)视察临沂战场

临沂大屠杀的发生地之一——天主教堂

参与临沂大屠杀的日军部队

日军板垣师团国崎支队出临沂望淮门

临沂大屠杀事件

1938年3月初,日军精锐板垣师团为完成南北对进,消灭中国军队在徐州,直趋武汉的战略企图,自胶济线南侵,连克诸城、莒县,进逼临沂。遭到了国民革命军第 四十军庞炳勋部及其援军第五十九军张自忠部的顽强阻击,一个多月,损兵折将,毫无进展进而恼羞成怒,对无辜平民痛下杀手。

1938年3月上旬,日军渡过沂河,受阻临沂城北古城村达四天,攻入古城后见屋就烧,见人就杀,仅剩下的几间庙堂和瓦房也被全部烧光,滞留村内的居民成为日 军泄愤的对象。王汉友一家藏在地瓜窖里,日军发现后用点燃的秫秸堵住窖口,一家 四口被活活烧死。王殿思背着烧伤的母亲躲避,被日军乱枪打死,娘俩双双倒在血泊中。日军在墙角落里搜出了一位吓昏了的老妈妈,将其拖到街上点火焚烧,老人被烧 得惨叫,日军狂笑不止。不到一天时间,古城村有62人被杀害,有一户被杀绝,全村变成了一片焦土,鸡犬无存。

4月中旬,日军包围了临沂城西大岭村,先用排炮轰击,然后从四面突入村里, 逢人便杀,见东西就抢。姜志敏的父亲及祖母等27人被抓后全部被枪杀,刘志贤的母 亲被割掉嘴巴,王富德的母亲被割掉乳房,不少妇女被凌辱。当日军杀到村西头时, 47名村民无处藏身,一齐涌进观音堂。日军发现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后,立刻架起机 枪扫射,除2人逃脱外,其余45人全部被打死。全村共有300多间房屋被烧光,70余人 被杀死,姜志茂、赵洪义、姜志顺、张守信等4户被杀绝。

3月17日,日军逼近临沂城垣,不断派飞机对临沂城狂轰乱炸,每天从黎明到黄昏,每次六七架飞机飞临临沂城上空,轮番轰炸扫射。一枚炸弹在城内北大街路南王 贞一杂货店的防空洞口爆炸,在洞内避难的男女老少30多人,有的被炸死,有的被闷死,无一幸免。颜家巷郁鸣漪外出,家中其他人全部遇难,他本人因而自缢身亡。西 门里路南开杂货店的李润生之父,被炸死在自己家中,尸体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在 西门里德国天主教堂内避难的百姓,被炸死炸伤300多人,修女尤姑娘被炸得骨肉分离,糊在了墙上。

4月19日,日军飞机更加疯狂,投下的都是燃烧弹,城内四处起火。同时,日军以坦克为掩护,开始攻城,西关东岳庙前到西门外,战斗激烈。黄昏时分,城内百姓 自南门逃出,涌向南坛。男女老幼,挤成一团,幼稚孩童,哭声遍野,登金雀山翘首 北望,全城烈火腾空,火光冲天,一片火海。尔后,国民革命军张自忠部、庞炳勋部相继撤出战场,临沂遂于4月21日失守。

日军自西门进入临沂城后,密布岗哨,架设机枪,挨户搜查,堵门截杀。日军每到一家,遇人就刺,对中青年妇女先奸后杀,连老人、小孩也不放过。居民纷纷越 墙,奔向西门里天主教堂寻求避难,瞬间聚集了700多人。教堂大门紧闭,神甫万呼不应。这时,丧心病狂日军一面从教堂西面向难民扫射,一面在教堂以东各个路口用 机枪堵截,毫无遮挡的百姓纷纷倒下。这是日军进城后的第一次大屠杀,700多人无 一生还。事后用车拉了许多天,才把尸首清理干净。

日军进城的当天,发现了城内西北坝子的3个防空洞及西城墙根躲难的百姓, 先是用机枪扫射,再用刺刀戳杀,480多人全部被杀害。幸存者宁振芳全家10口,被日军刺死了9口。当时,宁振芳刚出生不久,裹在母亲怀里吃奶。母亲被日军刺刀刺死,宁振芳未被伤及,而右眼被母亲的热血浸瞎。后被救出,邻居抱给在天主教堂做 饭的宁孙氏收养,成为了家中唯一的幸存者。

城内居民凡被日军搜出者,受害者不计其数。西门里太公巷一少女被日军轮奸后,又用刺刀刺死。老营坊巷东一女青年,被日军轮奸致残后死去。日军从南门里 一杂货店院里防空洞中搜出20余人,当场用刺刀全部刺死。崔家巷一户的小孩子出疹子,门口挂了红布条,日军怕“传染病”,点火将小孩活活烧死。日军搜查城隍庙街 东面的杨家园时,妇女纷纷跳井自杀,死尸顷刻间塞满井口。茶棚街胡士英家的防空 洞较宽阔,前后两门,躲藏的人很多,日军堵住门口用机枪扫射,并向洞内扔手榴弹,洞内死者无数。日军走时,还在胡家大门上写道:“此院死尸大有”。徐老头两 口看到日军飞机后就向东跑,一枚炸弹扔下来,两人同时被炸没了,事后发现,只剩 下了附近树上挂着的一个妇女发髻。北门里路西一石姓老太太年过70,卧病数月,已 上了灵床,全家7人围守看护,未及躲避。日军进院后将男子全部刺死,女儿被逼得背起病人一同跳井,井内人满为患,女儿同外甥女得以幸存。日军驱赶30多人清扫北 大寺,干完活后,慌称让他们排队点名,结果用机枪扫射,全部丧生,尸体被推进大湾内。日军在城西疯狂屠杀十余日后还嫌不够,又在火神庙旁和南门里路西设了两处 杀人场,用军犬、刺刀连续残杀无辜百姓以取乐。王学武的父亲被日军用刀剁成三 截;徐廷香的父亲、吕宝禄等被军犬活活咬死。

屠城后的临沂城的幸存者寥寥无几,有的在地窖内东躲西藏多日,挣扎活命;有的白天在炉膛内藏身,深夜从城墙水洞中爬出。孙建芝一家老小躲在城墙洞里。孙建芝和母亲渴得实在受不了,就出来找水喝,被日军发现,跟踪至城墙洞前,先是向里面开枪、扔手榴弹,接着又放毒气。孙建芝的三舅被当场打死,二舅母的腿被打断,大舅、大舅母和表哥因坚持不住而爬出洞,结果被日军刺死。姥姥和姐姐被逼跳井淹死,孙建芝和母亲跳井后,因井内塞满了尸体,被人救出。跑到徐家园地窖里躲藏了 100多天,白天不敢露面,只有半夜里出来找水喝,找些树叶、野菜充饥。城内朝阳寺前的某酒店中有一家7口,在蒸酒的大炉膛内藏了七天七夜,其间饭未沾牙,饿得有气无力,直到一天深夜从东城墙根的水眼里爬出,才保住了性命。南关教会医院的近百名国民党第四十军伤病员,未来得及转移,日军已经进城,他们拖着病残身体,各谋出路,多数重伤员死在医院附近的麦田里,暴尸旷野。到了割麦子的时候,麦田中到处白骨累累。

日军在进行血腥大屠杀的同时,还纵火毁城。从火神庙以西,僧王庙至聚福街以东,洗砚池以南,北到石碑坊、杨家巷至刘宅一带,大火连续六七天不息,整个城西南隅化为灰烬。东关街烧去了半边街,南关老母庙前、阁子里内外房屋全被烧光,至于其他财产的损失,更无法统计。即使三年后,这一带仍是一片瓦砾,不见人烟,荒草蓬蒿高于屋檐,粼粼白骨随处可见。“十家已烧九家屋,一时草死木皆枯”,“沿城人家数千户,鸡犬草木同时死”。

在临沂大屠杀事件中,临沂城平民共2840余人被杀害,加上沿途杀戮,共有3000 人以上。

历史的车轮走过了81年,

几乎没有人记得这些同胞的名字。

有人说,纪念是为了永不遗忘,

纵使这段记忆太过残忍,我们不敢忘!

图片来源自平野晓霁最临沂

 

同胞被屠、家园被毁的那一天,

无论过去多少年,都犹如昨天。

 

我们忘不了1937年的南京

我们也忘不了1938年的临沂

更忘不了国家蒙难、民族受辱

不能忘,也不敢忘!

 

让白骨可以入睡

让冤魂能够安眠

把屠刀化铸警钟

把逝名刻作史鉴

 

勿忘历史,珍爱和平!

振兴中华,吾辈自强!